美丰新闻
 
【高温酷暑】骄阳下,我们挥汗如雨
2017年8月7日
出自:



骄阳下,我们挥汗如雨

——公司干部员工奋战高温纪实

每一滴汗水都是值得尊敬的,只要是为劳动而付出。

在这个高温酷热的季节,我们可以选择避暑、遮阴,呆在空调房里,但是工作在生产营销一线的公司员工,工作让他们别无选择,如雨的汗水是他们的标志,难耐的高温是他们的“体温”。他们很平凡,却也并不平凡,正因为他们的存在,我们才能在这个热得忍无可忍的季节里有所感怀,有所触动;也正因为有他们的坚持,我们才会真切地感受到忠于职、专于业的操守和态度。

《四川美丰》报“盛夏走一线”特别报道组走车间、进班组、到现场,用笔头和镜头记录美丰人战高温、斗酷暑的生动实践,用一个个字符、一组组画面赞颂一线干部员工无私奉献的精神,向高温下坚守在岗的美丰人致敬。为劳动而付出,每一滴汗水都是值得尊敬的!

七月的一天

“天再热,活再忙,汗流浃背冲在前。”盛夏七月,复合肥公司兄弟姐妹们忙碌在火热的检修现场,一个个鲜活面容,一幅幅生动画面,成为最动人的乐章。

七月里的一天,中班,复合肥装置因包装口袋供应跟不上,系统停车清理、检修。高温、酷暑、闷热,让复合肥主装置变成“火炉”,四段场景,一起来感受骄阳似火的七月。

画面一:“盐碱地图”

年产30万吨尿基复合肥装置造粒机是滚筒式、半密闭状态,空气流通缓慢,再加上各种管线、残留物料的余温,让造粒机活脱脱变成了一个“桑拿房”,在造粒机里呆上一会儿都会大汗淋漓,更不用说在里面干活了。

接到工作任务,可爱的美丰人二话没说,拿起榔头和钢钎,进入造粒机清理喷氨轴上的积料。不一会儿,他们汗如雨下,身上衣服就能拧出水来。有的已经从头到脚湿透,如同全身浸入水里一样,工作服上的“盐碱地图”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鲜话题。

画面二:“下潜蒸笼”

旋风分离器内密不透风、闷热,仿佛一个“大蒸笼”。

为了抢时间、赶进度,班长李天俊带领班组成员,打开旋风入孔门,不顾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,一头“下潜”到六七米深的“大蒸笼”内,用榔头敲打旋风分离器内壁上的积料,闷热的空气令人窒息,他们脸上的汗流不止,身上的汗流不停,浑身上下衣服早已湿透……

画面三:“全副武装”

头顶蓝色安全帽的普工们,虽然是用铁锹把风管、沉降管里堆积如山的积料铲出来并装袋,可是,这一铲、一装,滚滚尘雾瞬间四处喷射、弥漫,粉尘铺天盖地,让人睁不开眼,呛得直咳嗽。他们只能全副武装,戴着防尘口罩、防尘帽,把鼻子、嘴巴捂得严严实实,积料灰和着汗水顺颊而下……

画面四:“火上浇油”

检修人员分成两个小组,由班长李兵和副班长吴江带队,更换热筛面和成品筛面。

“要拆下废旧的筛面需用很大的力气松动螺杆,有些螺杆还用焊枪烘烤才能拧松。”李兵调侃道,“这是给‘火热’的检修现场‘火上浇油’。”

筛面上的积料散落在他们身上,奇痒难忍,他们没有一句怨言,眼中只有工作,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,发梢上还不停地淌着汗水,整个人都成了“落汤鸡”。

其实,在复合肥公司检修现场,感人的画面还有很多很多。铁锹、锄头、钢钎、大锤撞击铁板的声音,再夹杂着风镐的嗡嗡声,构成一曲雄壮的交响乐,这是劳动的音律,留在这炎热的七月里,让闷热的天气多了一丝丝活力。 (姚兴琼)

双重“烤”验

铲子声、火焰燃烧声轰隆隆地在耳边响着,炙热的火苗不时从炉中升起,闷热又干燥的热浪阵阵袭来……在被高温笼罩的科技公司一食堂厨房里,厨师赵开金与同事们正挥汗如雨,烹制舌尖上的美味。

“灶头上起码有近50摄氏度。”基地管理中心绵阳物业科负责人雷雨说,室外30多摄氏度的高温根本“不算什么”,对于工作在食堂的师傅们来说,夏日里,每天都会经历着高温与灶头的“双重”烤验。

“赵师,做个家常豆腐。”“赵师,再炒个苦瓜回锅肉……”中午12:05,正是食堂就餐的高峰期,工作人员将员工点餐的单子不断下单到厨房。

循着声音,来到热浪袭人的厨房。

一到门口,一股热浪和重重的油烟味扑面而来。10多平方米的厨房,三个炉灶同时作业,屋子满满的,剩下的空间只能容纳两三个人活动。

两眼注视着沸腾的炒锅,赵开金不断用炒勺翻动着锅里的回锅肉,“苦瓜回锅肉是夏季员工最喜欢点的一道菜,既美味又消暑。”

为保证菜品的色香味俱全,赵开金全神贯注,手臂上时不时会被飞溅的油“点缀”,形成一个个小红点,久而久之就变成伤疤,但他的关注力全部在锅里的菜品上。

汗水顺着赵开金的脸往下流,身上已是如水浇过一般。顾不得那么多,他短暂放下手中的锅铲,用毛巾在脸上抹了几下,拿起锅铲继续炒菜。

6分钟后,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苦瓜回锅肉装盘呈现在员工餐桌上。

包子、馒头、米粉、稀饭……每天从早上6时开始,赵开金就忙着做些准备工作。

“这些包子都由我们亲手包,这样能确保肉质新鲜,让就餐员工们放心。”赵开金说道。

下午13:30左右,中午的活儿这才算完,在炉灶前一忙就是2个小时,从厨房出来,早已大汗淋漓,双手上的汗毛上都沾满了细小的油珠。但赵开金说,“虽然每天‘烤火’的时间变得更长,但只要同事们喜欢吃我炒的菜,即使在‘烤箱’呆着,心里也美滋滋的。” (钟凌风)

盛夏巡线忙

“大王叫我来巡山,我把山间转一转,背着我的包,睁大我的眼,不走过场不偷懒……” 听,这是谁在把歌唱?看,原来是科技公司电仪车间员工巡线忙。

绵阳暴雨后,7月6日、7月21日一早,科技公司电仪车间安排电工陶治国、韩伟、周杰对丰美线铁塔进行雨后专项巡查。于是,山坡上就能听到陶治国粗旷的歌声。

早上7:00过,巡线员们穿好工作服、绝缘靴,身背望远镜,头戴安全帽,扛着斧头、板锯,带上食物、饮用水、藿香正气液出发。

雨后的山坡,土质松软,杂草丛生,加之烈日当空,让巡线电工汗湿全身。

“再难走的路,再大的太阳,也挡不住我们巡线的脚步。”电工韩伟斩钉截铁地说道,巡检的重要内容就是检查对外部环境有无不安全因素,包括线路下树木是否过高,是否超过安全距离……

“丰美线110KV线路,从丰谷出发到科技公司共有36个铁塔,外线巡检是一项必要且长期的工作任务。”说到巡线工作,陶治国又打开了话匣子。

来到一处铁塔,巡线员首先远眺,看看铁塔外观是否正常,有无倾斜、变形,塔身有无被风筝等异物缠挂;再用望远镜查看线路有无异常,支柱瓷瓶有无闪污或破裂;紧接着走近铁塔,检查构件、标志牌有无脱落,基础是否牢固,周围土壤有无松动、塌方或沉降现象。

36个铁塔的安装位置,都是跨公路、压山尖、越河流。“每一个铁塔都要360度绕转一圈,确认一切正常,外围无任何安全隐患后,方才离开。”电工周杰说道。

“冬天走起来热火,夏天就像‘蒸桑拿’。”周杰说,“有一句话叫做‘望山跑死马’,用来形容这巡线的景象也不为过。”

陶治国说,“饿了,就用自带的干粮和矿泉水充饥;困了,就在车上休息一会儿,又精神饱满的向下一个铁塔前进。”

“盛夏巡线,是责任,更是担当。”酷暑下,只见巡线员们的汗水顺着脸颊,流进眼里、嘴里,衣裤早已被汗水浸透,树枝挂破他们的脚踝、手腕,蚊虫叮咬他们的脸颊、颈勃,换下的衣服,可以拧出大把大把的水来。(陈世勇)

“小蜜蜂”

化肥分公司尿素一车间化工一班青工蓝中虎工作努力勤奋,被班组成员称为勤劳的“小蜜蜂”,“小蜜蜂”既是兼职安全员,也是微型消防站消防员,肩负着班组消防安全工作。

“‘小蜜蜂’,又开始工作了!”7月22日,大暑,气温高达36℃,化工一班当班。

一接班,蓝中虎戴上安全帽,拿着对讲机,背好防护工具包,从造粒塔一楼开始,一步步地爬着楼梯,检查每层楼的消防设施是否完好备用,所有管道设备是否正常……

“高温天气,巡检更要细心。”装置现场,蓝中虎黝黑的皮肤,瘦高的个子,大大的眼睛里透着坚毅的光芒。接班后的例行巡检,不会因为火辣辣的大太阳而有一丝松懈。

“报告总控,一切正常。”每到一处检查完毕,蓝中虎都拿起对讲机及时向总控汇报。

巡检一圈下来,上衣全身湿透,回到总控室,蓝中虎拿起一个大水杯,“咕嘟、咕嘟、咕嘟……”一口气喝了几大口,才觉得有点解渴。

80多米高的造粒塔高框,挡不住蓝中虎的脚步,烈日、暴雨也晒不化、浇不熄他那颗责任心……这是蓝中虎每班必须的工作。

在一线操作岗位,正因为有了一位位像蓝中虎这样辛勤的“小蜜蜂”,我们的装置安全、稳定、长周期运行才得以保证。 (何倩)

“落汤鸡”

“你们怎么成‘落汤鸡’了?”7月18日下午13:00,化肥分公司车用尿素生产现场,操作工廖琴惊讶地向检修工廖明金、龙小辉问道。

“在车用尿素二号槽罐里洗‘桑拿’,你要不要进去体验一下?”廖明金调侃道。

原来,为确保车用尿素产品质量,廖明金和龙小辉接到检修任务:清洗二号槽罐。入伏后,天气炎热,就是站在外面都汗流浃背,更别说是入罐清理近两百方容积的槽罐。

“定期清洗设备是我们的责任,再热我们也不怕。”龙小辉说道。

在槽罐分析合格、办理好入罐作业证后,早上9:00,大家开始作业。“下午要生产车用尿素水溶液,二号槽必须投用,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4小时。”为保证进度,检修人员作了简单分工,邓平川、唐志强在外监护,廖明金、龙小辉入罐清理。

“设备壁很干净,底部细灰,监护组拆开导淋,我们用水冲。”导淋拆开后,龙小辉扫、廖明金冲,很快多数杂质便清洗结束。

“仍有少部分杂质,只能用抹布一点一点地蘸。”半个小时过去,汗水打湿他们的衣裳,车间专职安全员王明俊拿来藿香正气液,递给从槽罐出来的廖明金、龙小辉,邓平川、唐志强又进去清理,两组交替作业。

清除杂质,去除污垢,挥汗如雨……整整4个小时,干净透亮的槽罐呈现在大家眼前,上人孔、恢复顶部气孔、二号槽投用,大家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落汤鸡”。(邓平川)

“保水人”

7月31日,室外温度高达36℃,跟随送午饭的车辆来到石亭江边。推开车门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正午骄阳更似火。

“保水人”宋扩扩,扎根四川的山东人,操着山东味儿的川话,同事们都习惯称他为“山东”,在石亭江畔护水已有6年时间。

“‘山东’,赶紧上来吃午饭!”中午12:00,看着宋扩扩戴着草帽、躬起腰,在抽淤船上搬弄着阀门,便向他呼喊道。

“涛姐,太阳太大,你快到棚里头去遮阴,这里还要等一下,出水管水量变小了,估计是又被堵起了。”宋扩扩回过头来,微笑地答道。

只见,在岸边操作的赵建锋拿着遥控器,已把抽淤船慢慢驶进岸边,紧接着又调换一个遥控器,将耙子渐渐提出水面,两人齐身上船,清理耙子堵塞的杂质。

清理干净后,两人又把船驶入井边,放下耙子,重启抽水泵。12:37,待泵重新开始抽砂工作,两人才沉下身,用河水洗净沾满泥污的双手,准备吃饭。

“你们慢点儿吃,小心噎着。”看着宋扩扩“山东”狼吞虎咽的样子,想必是饿极了。

“涛姐,不是饿得慌,而是几下把肚子填饱,要出去观察出水口。”“山东”边吃边解释道,夏季泥砂重,很容易堵泵口,如果没有及时发现,泵打坏了可得不偿失。

在化肥分公司水汽车间,每天都有两名像宋扩扩、赵建锋这样的检修人员,维护着厂区供水源,无论数九寒天还是三伏骄阳,他们都默默地守护着这片水源。(徐玲涛)

 

蜀ICP备05009264号  |  版权所有:四川美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  |  地址:四川省德阳市蓥华南路一段10号

本信息被访问1953次。

联系电话:(+86)-0838-2313833  传真号码:(+86)-0838-2304222  邮箱:scmeifxxzx@163.com